<button id="nmgpu"><object id="nmgpu"><input id="nmgpu"></input></object></button>
<th id="nmgpu"></th>

    1. <rp id="nmgpu"><object id="nmgpu"><input id="nmgpu"></input></object></rp>
    2. <th id="nmgpu"></th>
      <button id="nmgpu"><acronym id="nmgpu"><input id="nmgpu"></input></acronym></button>

      凱文·凱利:樂觀正成為當下的稀缺品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南方人物周刊記者 陳洋 日期: 2023-10-20

      “人們希望AI能比普通人更好,但我們并不清楚‘比我們更好’的道德和價值標準是什么,我們甚至連‘我們’是誰都定義不清。要讓AI變得比‘我們’更好是個巨大的工程,但我們必須有答案” (本文首發于南方人物周刊)

      (視覺中國/圖)

      “未來帝”

      2023年9月12日晚,上海圖書館東館閱劇場外,雨淅淅瀝瀝地飄著。地下一層會客廳里,K.K.正在和兩位嘉賓主持人對流程,攝像機對著他們。一個小時前,K.K.剛剛結束《南方人物周刊》的專訪。這是他當天接待的第三家媒體。主辦方準備的雞肉三明治已在桌上躺了半個多小時,仍沒有被開封的意思。12分鐘后,他的新書《寶貴的人生建議》簽售活動就要開始了。

      K.K.穿一身周正的襯衣西褲,腳踏運動鞋。他已經71歲,頭頂稀疏,只剩下兩鬢的白發和從下巴爬滿臉側的白色胡須連成一片。經過近14個小時的飛行,前一晚他由舊金山抵達上海。此刻,即便有15小時的時差,又被塞進嚴絲合縫的行程中,那雙碧藍色眼睛里的疲憊也僅是一閃而過。

      K.K.是知名科技雜志《連線》創始主編、《失控》作者凱文·凱利(Kevin Kelly)名字的縮寫。中國讀者常這樣稱呼他。凱利在中國最具影響力的作品是寫于上世紀90年代初的《失控》。該書曾是《黑客帝國》(1999)的主演們在閱讀劇本前的必讀書目之一,被前《連線》雜志主編、《長尾理論》作者克里斯·安德森稱為“上世紀90年代最有價值的一本書”。

      常讀常新是其價值表現之一。在“豆瓣閱讀”上翻開這本書,會發現天南海北的讀者批注密集地點綴在段落之間。直到2023年初的ChatGPT熱潮,仍有文章引用凱利“機器正在生物化,而生物正在工程化”的觀點?!霸趯⑸牧α酷尫诺轿覀兯鶆撛斓臋C器中的同時,我們也喪失了對他們的控制。他們獲得了野性,并因野性而獲得一些意外和驚喜。之后,就是所有造物主都必須面對的兩難窘境:他們將不再完全擁有自己最得意的創造物?!眲P利在《失控》中寫道。

      該書最早于1995年在美國出版。對大眾來說,在那個計算機仍主要用于辦公和生產的年代,《失控》中侃侃而談的云計算、區塊鏈、大數據、人工智能、虛擬現實、數字貨幣等概念顯得太過超前。這部厚達528頁的“大部頭”在當時的美國并未風靡,距其真正意義上的“生逢其時”還要15年。

      2008年下半年,凱利的郵箱收到一封特別的郵件。寄件人是一個名叫趙嘉敏的中國人。彼時,后者剛剛接任社區翻譯平臺“譯言”的總經理,急于探索平臺的商業模式,翻譯出版被他寄予厚望。要從哪本書試水?趙嘉敏想到了不久前朋友推薦的《失控》。那是一本他僅僅翻了翻目錄就愛上的書。

      《失控》在美國出版的那一年,趙嘉敏還在清華大學自動化系讀本科。數年后,他赴美國南加州大學深造,獲得工業系統工程學博士學位,隨后進入甲骨文公司從事技術開發。對技術出身的趙嘉敏來說,相中這部有年頭的書,并非對其潛在市場價值的看好,而在于書中探討的“復雜系統”是他自大學就感興趣的話題?!皬碗s系統”學說興起于上世紀90年代,主張用跨學科的方法研究各類復雜系統背后的統一規律。

      不到一個上午,趙嘉敏便做出了買下這本書在華出版權的決定。不過,對中國市場能帶來多少新增版稅,凱利的期待并不高,反而是趙嘉敏采用“眾包”方式翻譯的想法提起了他的興趣。凱利曾在《失控》中描繪了“蜂群思維”在自然界中的運行,如今這一協作思維將推動其中文版本的落地,讓他“驚嘆不已”。

      然而,《失控》在國內上市的時間比趙嘉敏預期的要晚得多。其間經歷了協作翻譯團隊的磨合、譯言網的分家、趙嘉敏出走和重新創業等各種曲折,待審校完成已是2010年下半年。在“拖無可拖”的背景下,這本書于2010年底上市。巧合的是,恰恰是前期的各種“失控”讓《失控》的出版踏準了最佳時機。

      2010年,隨著智能手機和4G網絡的普及,中國從PC互聯網時代大步跨入移動互聯網時代?!妒Э亍吩趪鴥瘸霭鏁r,微信推出不足兩個月,小米和美團才成立9個月,阿里剛剛實現持續盈利。

      “那年是一個典型的分界點,中國經濟即將進入新一輪上升周期。如果這個時候,有一本備受推崇的書告訴你未來是有跡可循的,那么無論出于心理還是財務考慮,當然會有需求?!壁w嘉敏對《南方人物周刊》回憶。中譯本中,該書的副標題“機器、社會系統和經濟世界的新生物學”改為了“全人類的最終命運和結局”。如今的趙嘉敏仍會感嘆出版時機的可遇而不可求,“如果提前一年出,很可能就默默無聞了。晚一年,又錯過了黎明前的一刻?!?/p>

      《失控》出版后,凱利曾來華一周參與宣傳。趙嘉敏形容凱利是他見過的為數不多“特別配合”的外國作者。出版團隊為凱利安排了十余場采訪和五六場演講,他欣然接受并全力以赴。依靠這輪密集宣傳,凱利收獲了他在國內的第一批讀者,得以在相關從業者、對新技術敏感的學者和媒體中建立起知名度。也正是有了這層鋪墊,《失控》不久后得以搭上另一趟“快車”。

      2012年4月,凱利再次赴華。在騰訊北京會所,和凱利并肩對談的是騰訊公司CEO馬化騰。后者在當年的福布斯中國富豪榜上排名第四。2010年以來,騰訊一直深陷與奇虎360的“3Q大戰”。就在這場對談發生的十天之前,雙方均對外宣稱,將針對3Q大戰期間對方存在的不道德及濫用市場支配地位行為提起訴訟。據趙嘉敏回憶,騰訊當時急需尋覓一個合適的對談嘉賓,在這場輿論戰中提高聲量。趙嘉敏推薦了凱利,“他是當時為數不多的選擇?!?/p>

      對話之初,馬化騰稱,包括自己在內的從業人員“像井底之蛙”,“困在某一個局限的范圍里面,沒有辦法全局觀察整個產業和整個環境生態的變遷”,希望從凱利那里獲得“更多前瞻性的指導”。雙方的對談覆蓋了企業管理、壟斷、個人隱私和互聯網移動化等話題。

      經過這場媒體宣揚的“‘未來帝’與‘產品帝’的巔峰對話”,凱利和他的《失控》在國內聲名鵲起。趙嘉敏向《南方人物周刊》回憶稱,《失控》的銷量一下從前一年底的幾千冊躥升至幾萬冊,“作為一部‘大部頭’,這個數字是遠超預期了?!?/p>

      “預言家”、“先知”、“教父”……疊加在凱利中文名字前面的頭銜愈漸豐富。大洋彼岸的熱捧讓當時的凱利有些意外,“雖然這本書在美國的銷量也越來越好,卻遠遠不及中國。同類型的書競爭少是一方面,那時中國的互聯網才剛剛開始,我也驚訝于這么多人能在我的書中找到共鳴?!?/p>

      演講邀請紛來沓至。2014年,凱利應邀參加浙商大會。此前兩屆大會,受邀的外籍嘉賓分別是長期看好中國的知名投資人吉姆·羅杰斯和《大趨勢》作者約翰·奈斯比特?!澳惚仨毾嘈挪豢赡?。20年后最偉大的產品尚未被發明!”在長達一個半小時的演講末尾,凱利發出鼓舞。接著,碩大的屏幕上浮現出四個單詞——“You are not late(現在行動還不算晚)!”

      當時,凱利在中國已陸續出版了《技術想要什么》等多部作品。他依然勤于推廣。離開杭州配備安保人員的大型商務活動,次日他便趕到上海,參加在書店舉辦的簽售會,與幾十位讀者對話。

      凱利受邀的公開演講主題大多有關趨勢,這一直是他在中國的最大賣點。2016年,《必然》在中國出版。書中,他列舉了“將塑造未來30年”的“12種必然的科技力量”,“當我們對科技的利用貼近于科技所偏好的軌跡時,我們才會在管理復雜性、優化利益和減少科技帶來的傷害方面更加得心應手?!?/p>

      和許多知名的未來學者一樣,凱利在序言里強調,“這些力量并非命運,而是軌跡?!辈贿^,這并不影響拿到該書全球首發權的“邏輯思維”在宣傳文案中稱其“預言了未來30年哪些領域會出現重大的財富機會”。公開信息顯示,該書紙質版首發第一個月的銷量超過10萬冊。

      “《失控》在國內名氣最大,《技術想要什么》被凱文視作自己思想的集大成,而《必然》則是應用這套方法論所做的輸出?!痹谮w嘉敏看來,凱利作品最大的價值并非預測,而是提供了一套將機器、系統、生物和社會等復雜領域相融合的技術哲學框架,“從這個意義上說,這些書到今天也并不過時,人類對技術和人性的認知依然充滿了混亂和矛盾。但相比晦澀的哲學,大多數人的期待會更功利化——先人一步看到未來。這也無可厚非?!?/p>

      趙嘉敏(受訪者提供/圖)

      新課題

      受新冠疫情影響,凱利上次到訪中國還是四年前。截至2023年9月初,他生活的舊金山直飛上海的航班每周僅有兩班?!耙郧懊刻於加泻脦装?,”凱利有些感慨。

      美國交通部2023年8月發布的公告稱,自9月1日起,允許中方航司每周執行18對中美直飛往返客運航班,并自10月29日起增加至每周24對(注:8月這一數字僅為12)。不過,據航空數據分析公司Cirium(睿思譽)的數據,2023年10月中國航空業的國際航班運力整體水平為疫情前的54.7%;“十一”期間,日韓和中歐航線恢復較快,而中美間航班較2019年仍維持在非常低的水平。

      “通常情況,來華航班上會有更多外國人。這次我沒有特別留意,但機上似乎大多是中國面孔?!眲P利向《南方人物周刊》回憶起一天前的機上見聞。9月11日抵達上海的那個晚上,他專門去了外灘,過去印象中常有的景觀照明主題光影秀沒有上演,但熟悉的人氣依舊撲面而來。

      凱利來上海的幾日,正值第34屆上海旅游節前夕。部分主干道兩側懸掛著宣傳標語——“走進美好與歡樂”。2023年上半年,上海文旅消費市場在全國率先呈現加速復蘇態勢,全市接待國內游客1.39億人次,實現國內旅游收入1550.19億元,同比增長均超過100%。與之相對的是上半年入境游客數量僅124萬人次,不到2019年的13%。

      正如6月同樣時隔四年再度訪華的比爾·蓋茨所說,“四年之久,世界已發生巨變?!彪x開外灘熙熙攘攘的人群,凱利發現自己正置身于另一重語境。

      除了應邀參加2023ESG全球領導者大會,凱利此行的另一項重要任務是宣傳自己的新書《寶貴的人生建議》。68歲生日那天,凱利開始動筆為他的子女寫下一些人生建議。之后的幾年間,他不斷寫下新的,“從壓縮和解壓縮中得到樂趣”,并最終挑出了500條集合成冊。和需要字斟句酌的大部頭迥異,這本兩百來頁的小冊子更符合碎片化時代“短平快”的大眾閱讀旨趣,似乎人人都能從中獲取幾分共鳴、啟發,抑或緩釋。

      9月12日晚,我穿過排隊買書的人群到達會場時,距離6點半活動正式開始還有5分鐘??梢匀菁{七百余人的閱劇場已有七成滿。我坐在會場中部,左邊是一個懷抱粉色星黛露毛絨背包的女生,她正拿著凱利的新書自拍;右邊是一個穿著深藍色polo衫的中年男子,和一個約莫三四年級的小學生;前方是一個挽著白色發髻的老婦人,一個急著往嘴里塞著西紅柿的年輕女人,和一個穿著白花紅底夏威夷風短袖襯衫的年輕男人;過道里,還有一個抱著幾個月大嬰兒的年輕爸爸在來回走動。盡管是工作日兼下雨天,但一個小時后,會場幾乎坐滿。

      在這場持續一個半小時的對話里,許是照應新書主題,“躺平”成了嘉賓和現場提問者提及最多的共性話題。事實上,對于這個詞,凱利并不陌生。在當日稍早的一場媒體采訪中,他已經跟記者學會了這個中文詞匯的準確發音。

      “我每晚都躺平?!痹诨卮鹬鞒秩?、中國人民大學新聞學院講師董晨宇關于“美國的年輕人是否會‘躺平’”的問題時,凱利打趣道。他接著提及了自己的經歷,“20世紀60年代,我經歷過嬉皮士運動,那時年輕人‘躺平’是對既有制度的反抗。從某種意義上,‘躺平’并非無價值。我經常鼓勵人們在年輕時做一些與社會定義的成功毫無關聯的事,做一些‘浪費時間’、沒有即時回報的事情。這些經歷將成為你日后人生的繆斯。當然,你終有一天需要站起來,因為只有創造新的才是對舊的反抗?!?/p>

      話題沒能輕易結束。在稍后的提問環節,一個看起來二十歲出頭的女性觀眾再度提問,“年輕人應該如何應對‘卷也卷不動,躺也躺不平’的現狀?”全場爆笑。在兩名主持人長達數分鐘的接力翻譯后,我并不確定凱利是否能理解這個被翻來覆去表述的問題背后的糾結與曲折。凱利試圖表達與矛盾相處的必然性?!八晕覒摻邮墁F狀是么?”女生總結道,隱入又一片笑聲中。

      對話結束后,我隨人群散去。幾個40歲上下的男士聚在一起討論著對談和提問環節“未能盡興”。相比“人生箴言”,他們顯然對凱利的“科技預言”更感興趣。我把這些“技術粉”的反饋說給趙嘉敏聽?!?0、80后大多是通過《失控》粉上凱文的,包括我在內的很多人技術思想體系的建立多少受到他的影響?!?/p>

      十年荏苒?!敦斀浭蝗恕吩凇吨袊毥谦F銳減:無奈與生機》中寫道,中國現存的頭部獨角獸公司大多成立于2012年左右,創業門檻較低的移動互聯網曾是最好的獨角獸賽道,然而隨著移動互聯網紅利期的結束以及大環境等的變化,那些促成獨角獸誕生的必要因素正在減弱甚至消失,如今投資依然強勁的是機器人、半導體和ESG(環境、社會和公司治理)等領域。人們必須適應新的周期。

      趙嘉敏能理解不同群體、不同人生階段關注點的差異,這何嘗不是對焦慮的不同應對。有的人期望在“未來地圖”上覓得先機;有的人苦于在“卷”“躺”中內耗,希望在智者箴言中求得定力。就像凱利在《寶貴的人生建議》中所說的,“我的這些建議并不是法則。它們就像帽子。假如一頂不合適,試試另一頂?!比藗冊诓煌5亍霸嚸弊印?,因為日子永遠向前。

      一位知名的未來學者曾這樣定位自己的角色——“促進有關未來的復雜對話,激發他人思考不可思議的事情,挑戰他們對過去、現在和未來的偏見和假設?!睆倪@個意義上看,時隔四年,凱文·凱利這位71歲的美國未來學者會發現,他曾經熟悉的、昂揚的中國讀者正賦予他更為棘手的難題。畢竟,“必然”的內在趨勢或許有跡可循,而如何療愈“失控”的當下,沒人能給出準確的答案。

      2017年5月15日,凱文·凱利(左)在浙江機器人產業集團奇點機器人體驗館觀看機器人操作(視覺中國/圖)

      談論方向,而非目的地

      南方人物周刊:你工作中最有趣的部分是什么,最具挑戰性的又是什么?

      凱文·凱利:我沒有傳統意義上的“職業生涯”。我非常幸運,一直都沿著自己興趣的階梯攀爬。我是自己的老板,能掌控自己的時間,能實現這點就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之一了。最具挑戰的是如何充分利用這一優勢,創造只有我能創造的東西。就像我在《寶貴的人生建議》中寫的,“不要做最好的,做唯一的?!蔽也幌氚延邢薜臅r間花在他人都能做到的事情上。要弄明白自己的相對優勢是很困難的,對年輕人尤其如此。年輕時,找不到確切答案不要緊,你可以朝著這個方向努力。這也是我喜歡談論方向而非目的地的原因?;蛟S你永遠不會到達目的地,但你可以一直朝著它前進。

      南方人物周刊:從20到27歲,你作為獨立攝影師,足跡遍布十幾個亞洲國家和地區,經濟拮據,居無定所。如果有時空信使告訴那時的你,未來你會成為一名未來學家,你會如何反應?

      凱文·凱利:這是一個非常好的問題。天哪,(如果真的那樣,)我可能不會相信這位信使的話。如果我知道了,很可能會受到誘惑,不再那么頻繁地旅行,而現在的我恰恰希望那段年輕時光里能多一些旅行。我越想越覺得不知道未來是件好事。

      南方人物周刊:對未來的未知成就了現在的你。

      凱文·凱利:我想是的。你會選擇在當下知曉60歲的生活狀態么?

      南方人物周刊:實話是我并不那么好奇,也缺乏勇氣。

      凱文·凱利:明白。

      南方人物周刊:怎么看待那段漫長的異國漂泊對你的塑造?

      凱文·凱利:如果沒有經歷在亞洲的一切,我可能會成為一個完全不同的人。我親眼目睹對新技術的運用給那里人們的生活帶來的巨變,見證了那些無法養活自己的第三世界國家步入全球最富有的國家之列。那段經歷培養了我的樂觀主義精神,讓我能以更自信的方式談論科技,并非從純技術層面,而是從技術文化的角度,這也成了我的獨特之處。你的獨特之處不僅基于你的才能、興趣和習慣,也源于你的經歷。所以,二十多歲是做一些不尋常的、奇怪的、大膽的、有風險的、無法解釋的、無利可圖的事情的最佳時機。

      凱文·凱利在新書簽售活動現場(中信出版集團/圖)

      樂觀正成為稀缺品

      南方人物周刊:最初是什么啟發你寫《失控》?

      凱文·凱利:我很早(1985年前后)就接觸到互聯網。1987年,我聽說洛斯阿拉莫斯會舉行首屆人工生命研討會。那場研討會涉及計算機、人工生命、生物學和控制論等領域的交叉,是一個奇怪的混合體。我在其他地方從未見到過這種會議,我知道自己絕對不能錯過。

      當時我囊中羞澀。買完機票后,已經負擔不起酒店了。研討會持續了三四天。我白天泡在會場,晚上就去附近的露營地過夜。研討會共舉辦了約60場演講,我全部都參加了,演講的內容非常新穎有趣。后來,我將每場演講的關鍵信息整理好后,發布在互聯網上。雖然受眾群不大,但反響非常熱烈,于是我萌生了要寫一本技術融合的書。這是我的第一本書。我從1990年開始寫作,完成花了大約三年。

      南方人物周刊:在經濟快速增長期,人們對未來飽含憧憬,更樂于聽取未來學者的見解和預測。然而,剛從疫情中走出,全球經濟又面臨下行風險,相比未來,許多年輕人會更關注眼前,或者說只有能力顧及眼前。這種變化如何影響你所在的行業?

      凱文·凱利:關于未來,人們已經有太多壓抑的想象,樂觀反而成了稀缺品,這也讓我更有動力去提供一個樂觀的視角,或許我的樂觀敘事能提供一條不同的前路。1980年代,我還年輕,當時的美國經歷了嚴重的經濟衰退,很多人失去工作和房產。當衰退出現時,我們需要辨別:挫折是不是暫時的?是政治還是技術因素造成的?是實質性衰退還是技術性衰退?……每一代人都會經歷起伏,但這些終將過去。

      凱文·凱利在新書簽售活動現場給讀者簽名留念(中信出版集團/圖)

      未來學者需要在準確性和可信度之間找到某種平衡

      南方人物周刊:人們對未來學者最常見的誤解是什么?

      凱文·凱利:試想回到十年前,如果有人跟你說2023年會是一番什么景象,你很可能不會相信,因為未來常常顯得不那么合理??扇绻麤]人相信,就算做出了準確的預測,又有什么意義呢?未來學者需要在準確性和可信度之間找到某種平衡。你努力描繪的未來圖景既要準確、對他人有幫助,又要看起來合理。同時滿足這些要求并不容易,所以未來學者常陷入無法取勝的困局中。

      南方人物周刊:你的策略是?

      凱文·凱利:我并非要準確地預測未來,而是從場景出發來想象未來的可能性范圍,甄別什么不可能發生也是重要的一環。我看重的是對科技趨勢的理解,而非預測準確的終點。當然,我也接受一個事實——誤判是大概率事件。

      人類既是技術的創造者也是被創造者

      南方人物周刊:樂觀是這份職業的必需嗎?

      凱文·凱利:應該說我想成為一個樂觀的未來主義者,但樂觀并非成功的必要條件。很多科幻電影也屬于未來主義范疇,但大多是悲觀的、反烏托邦的,它們不僅票房大賣,也收獲了廣泛的文化影響力。就像看完《終結者》系列,自然會憂心人工智能未來發展的致命后果。太多的人將太多的精力用于提前預演各種可怕的事情,這可能會讓積極的預演顯得不可實現。這也是為什么我會努力去描繪百年后人類世界的圖景,我希望呈現一個我自己愿意身處其中的未來世界。

      南方人物周刊:樂觀并不意味著忽視那些技術發展的“副作用”。

      凱文·凱利:我們很難完全屏蔽技術的弊端,所以我傾向從整體看問題。只要技術每年帶來的積極效應比負面效應多出1%或2%,即便這點微小的進步在當下極易被忽視,但隨著幾十年甚至幾個世紀的復利疊加,這種漸進式改進便匯成了人類文明的演進。

      人類既是技術的創造者也是被創造者,由此帶來的緊張將一直存在。我的樂觀并非因為問題比我們想象中小,而是因為人類解決問題的能力比我們想象的大。解決技術帶來的問題不能靠減少技術,而是更好的技術。如果你現在只有一個不大高明的想法,解決方案絕不是停止思考,而是繼續思考,直到更好的主意涌現。

      南方人物周刊:不過,人類并不平等地享有技術紅利如何使用的決策權,所以那些消極預演也為決策者敲響必要的警鐘。

      凱文·凱利:是的。

      南方人物周刊:ChatGPT掀起新一輪AI熱潮,也引發了廣泛討論。你如何看待圍繞AI倫理的爭議?

      凱文·凱利:將道德準則通過代碼編入AI系統中并不困難,挑戰在于對AI應當遵循哪些倫理準則,人們尚未達成共識。大模型是基于大量數據訓練的,這些數據的最初生產者是普羅大眾。大模型作為人類“平均水平”的結果,不可避免地會表現出偏見和刻板印象。人們希望AI能比普通人更好,但我們并不清楚“比我們更好”的道德和價值標準是什么,我們甚至連“我們”是誰都定義不清。要讓AI變得比“我們”更好是個巨大的工程,但我們必須有答案。

      南方人物周刊:普通人能從未來學家的思維方式中學到什么?

      凱文·凱利:世界是在不斷變化和發展的,人的一生中會經歷足夠多的變化,你必須為變化做好準備。所以其實每個人都應當成為未來學家,因為這項任務無法全由他人代勞。

      網友評論

      用戶名:
      你的評論:

         
      南方人物周刊 2023 第770期 總第770期
      出版時間:2023年10月23日
       
      ?2004-2022 廣東南方數媒工場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13019428號-3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中289號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南方人物周刊雜志社
      聯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體部
      久久久久久国产a免费观看,深夜爽爽动态图无遮无挡,一女被多男玩喷潮视频免费看,女人与公拘交酡在线
      <button id="nmgpu"><object id="nmgpu"><input id="nmgpu"></input></object></button>
      <th id="nmgpu"></th>

      1. <rp id="nmgpu"><object id="nmgpu"><input id="nmgpu"></input></object></rp>
      2. <th id="nmgpu"></th>
        <button id="nmgpu"><acronym id="nmgpu"><input id="nmgpu"></input></acronym></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