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nmgpu"><object id="nmgpu"><input id="nmgpu"></input></object></button>
<th id="nmgpu"></th>

    1. <rp id="nmgpu"><object id="nmgpu"><input id="nmgpu"></input></object></rp>
    2. <th id="nmgpu"></th>
      <button id="nmgpu"><acronym id="nmgpu"><input id="nmgpu"></input></acronym></button>

      高郵:一座普通縣城的工業逆襲丨縣城故事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南方人物周刊記者 聶陽欣 日期: 2023-10-20

      在百強縣中,高郵不算是特別亮眼,但若以雙黃鴨蛋作為起點,高郵工業的歷史,就是一部普通縣城工業崛起的啟示錄 (本文首發于南方人物周刊)

      高郵,京杭大運河上的鎮國寺(視覺中國/圖)

      珠湖人

      在地圖上尋找高郵,先看到的是一大片藍色的水澤——高郵湖。湖的東岸呈一條不自然的直線,是京杭運河開鑿后形成的線條,高郵老城區就在運河邊上。

      汪曾祺描寫故鄉,提到運河與老城的關系,“運河河身高,幾乎是一條‘懸河’,而縣境的地勢低……站在河堤上,是可以俯瞰下面人家的屋頂的。城里的孩子放風箏,風箏飄在堤上人的腳底下?!彼邓茉斐鞘械拿婷埠腿说男愿?,汪曾祺稱之“平靜如水,流動如水,明澈如水”,他曾給自己刻章一枚“珠湖人”,珠湖是高郵湖的別稱。

      沿著河堤上的道路下陡坡,進入老城區,行車速度變得緩慢。道路限速20公里,實際上的速度也只能如此,狹窄的單車道上不斷有行人和電動摩托車穿行,充滿熱鬧的生活氣息。臨街的建筑風格老舊,許多店鋪都保留著上個世紀的記憶,例如靠近傅公橋路的高郵市食品廠門店,一張長柜臺橫在入口,上面用鐵盤擺著傳統月餅,一個上午已賣出大半。店里的特色是一種名為董糖的酥糖,用混著芝麻的小麥粉裹麥芽糖,層層堆疊,老式包裝紙上印著“手工制作”。

      車輛止步于中山南路,再往南的一片巷道里弄被劃為了歷史文化街區,從前是官宦、富裕人家的府邸,本地學者認為秦少游的故居就在其中的焦家巷?,F在這里大多是翻建成農村自建房的住宅,只有主路上的店鋪被統一裝修成古建筑的式樣。店鋪大多開著,經營著小吃店、彈棉花店、壽衣壽材店,還有人擺攤賣剛撈上來的魚蝦,經營者和顧客都上了年紀,街上的老人會擺著手對路人說,“去南門大街那玩,那里好看?!?/p>

      從南門大街牌坊到盂城驛,是按景區樣式打造的古城,黑瓦白墻。重建的秦郵亭也在這一帶,據史書記載,高郵的歷史正是從秦朝“置郵亭”開始。

      老城區最現代的建筑要數汪曾祺紀念館,外觀看上去像七卷不規則排列的厚書,周邊是密布平房的狹窄巷弄。紀念館對面有一家“二子蒲包肉”,用兩塊展板標明店主與汪曾祺千絲萬縷的關系——汪曾祺小說人物原型的孫女婿。但尋找汪曾祺筆下的高郵很難,西門寶塔所在的河心島重建了鎮國寺,天王寺和承天寺俱已不在,運河邊自然沒有了夜半撞鐘聲,橫渡的船上響的不是汽笛,而是短促密集的馬達聲。

      如今的高郵也遠非汪曾祺那時經濟落后、只以雙黃鴨蛋出名的小地方,已成為江蘇省轄縣級市,由揚州市代管,變化飛快,日新月異。高郵成為了中國羽絨服裝制造名城、中國路燈制造基地,以多個產業聞名全國,2022年的GDP突破千億元,工業開票銷售突破1300億元。在賽迪發布的《2023中國縣域經濟百強研究》中,高郵排第66位。

      新一代的珠湖人,是勤奮如水,活泛如水,包容如水。

      江蘇揚州一家服裝廠的制衣車間,員工正在趕制出口的羽絨服(視覺中國/圖)

      鴨,鴨絨,新能源

      20世紀七八十年代,高郵紡織服裝產業興起,鄉鎮工廠和家庭作坊遍地開花,在老高郵人的印象中,身邊人十有七八都在做服裝。這當然夸張了,21世紀以來的調查數據顯示,高郵紡織服裝業從業人數在4萬-6萬左右,占全市工業從業人員的近一半以上。

      2005年,波司登董事長高德康曾說,中國70%的羽絨服裝是在江蘇加工生產,江蘇70%的羽絨服裝是在高郵加工生產。同年,波司登投資4.5億元在高郵經濟開發區建設工業園,成為當時高郵投資最多、規模最大的建設項目。

      而在1997年,當高郵本地企業家何其新第一次向波司登提出合作時,波司登沒有同意,他們的重點在于建立獨資生產基地。那時候何其新的揚州沙龍制衣有限公司已經是高郵員工數量最多的服裝廠,有1700余人,為很多知名品牌代工,其中就包括波司登。

      “8年后,波司登為什么會有180度的大轉彎?”何其新后來接受《揚州晚報》采訪時回憶,“一是看中我們產品的質量及其按時交貨的能力,更看重的是,我們有著一大批熟練的制衣工人?!?/p>

      高郵經濟開發區管委會主任也將高郵工人的勤勞和手巧歸結為原因之一,“波司登當時在淮安的工廠規模比高郵大,但淮安的工人一天只能加工5.5件羽絨服,高郵的工人一天可以做到8件?!钡涢_區管委會主任認為,何其新的商業眼光更為重要,“沒有何其新,(高郵)就沒有波司登?!?/p>

      何其新的創業經歷從一家靠村干部集資建成的村辦廠開始,做短褲頭等簡單的衣物,承接其他廠多余的訂單。在此之前,他在各種工廠里做了三年多臨時工,比如在化肥廠的炭儀車間敲炭塊,在電風扇廠做噴漆檢驗員。剛進廠的時候,何其新才初中畢業,因為家貧而不得不早謀生路。更小的時候,他已開始養鴨子補貼家用。后來,羽絨服的鴨絨填充物常常讓何其新想起當“鴨司令”的童年。

      在辦廠兩年后,何其新就找到了新的生產方向。1980年代中期流行華達呢中山裝,盡管衣料成本高,進貨難,但何其新算了一筆賬,覺得利潤是可觀的。當時華達呢的價格一米布就要十多元,一卷布料450米,廠里一個星期需要耗費三四卷。由于缺錢,何其新每次只買三四卷布,每周都要去進貨,在高郵、鎮江、蘇州、吳江、盛澤之間輾轉,一個人搬運沉重的布料??恐@樣的韌性,何其新將80人的工廠逐漸壯大,發展到波司登無法忽視的程度。

      波司登在高郵投產的第一年,實現了3個億的銷售額,第二年是10個億……經開區管委會主任覺得何其新的可貴之處在于,“在跟波司登的合作中不斷提高他自己的話語權,緊跟行業發展?!倍诩徔椃b產業再難擴大規模后,何其新又開始向新產業布局。除了紡織業,何其新還跟波司登合作在高郵投資了新材料、物流、房地產、酒店等多個產業。

      在高郵市政府工作報告中,直到2014年還在強調紡織服裝作為四大基本產業的工業優勢,到了回顧2015年時,工業上的成就變為“持續轉型”。高郵經開區將光儲充產業列為特色主導產業,2023年,何其新整合旗下公司成立新霖飛集團,在光儲充產業上總投資額超過兩百多億,體量占據高郵經開區的半壁江山。

      以何其新帶頭的企業家推動了整個經開區發展的進程,經開區管委會主任總結:“我們園區正因為有這樣的一批企業家,敢干敢試,園區發展得(才)快一點?!?/p>

      工人在高郵經濟開發區一家半導體制造企業的智能化車間作業(新華社/圖)

      千億園區

      高郵經開區是1993年11月成立的省級開發區,最初的規劃面積是6.43平方公里,30年過去,如今的園區總面積為101平方公里,GDP年均增速32%,2022年GDP增長接近205億元、工業開票556億元。

      從農田起步的高郵經開區,地理優勢和資源優勢并不明顯,很難通過招商引資吸引外來資本。經開區管委會主任介紹,“真正有其他地區來這邊實打實投資的時間,是在2019年?!痹诖酥?,都是像何其新引入波司登一樣,通過本地企業與外地企業合資合作的方式來吸引客商的。

      本地優勢不明顯,領導干部們開始另辟蹊徑,研究起周邊地區的經濟政策和形勢,構建高郵的區位優勢。經開區管委會主任回憶:“2019年吸引深圳的企業來投資,實際上是圍繞長三角區域的戰略步驟來談的,只談開發區談不了。在深圳的電子信息企業,配套半徑只有半小時,而我們當時整個產業還沒做起來,人家為什么到你這邊來?所以我們講長三角——電子信息產業高端集聚區,南京有江北新區,無錫是集成電路設計中心,上海人才最為密集,昆山和蘇州是最早的產業基地——高郵,就在長三角的中間?!?/p>

      高郵招商引資的關鍵落在了干部的認知上,“很多來投資的企業會發現,去別的地方應酬多一點,但我們這里談得很專業,你的產品處在產業的哪一端,你用什么設備更好,我們都可以幫你?!?/p>

      讓經開區管委會主任印象最深刻的是2023年落戶高郵經開區的三孚新科,原本這家公司看中了江蘇另一個經濟開發區,但來高郵考察、與市領導溝通之后,最終選擇了高郵?!八麄兪亲霰砻嫣幚砉に?,來了以后,發現我們不僅能跟他交流產業,而且對整個生產流程可能涉及到的問題,都提出了應對措施?!?/p>

      2023年5月份,高郵經開區已經完成了全年招商任務,下一個大目標是在2025年達成千億園區。在引進新的企業之外,管委會的工作重心是服務好現有的企業。每周一上午,管委會開周例會,討論的就是如何幫助企業解決問題,“企業最大的痛點有三個:第一是資金問題,第二是用工問題,第三是市場問題?!?/p>

      9月份的周例會對這三個問題都發布了新的策略。園區擔保工作室,解決企業之間互相擔保貸款的問題,500萬以內的貸款政府能夠做信用擔保;建立中央廚房和人才公寓,改善企業員工的生活條件;建立融合發展平臺,整合區內企業的產品,在上下游之間做推薦和銜接。

      有時候策略制定得特別細,9月18日的周例會上通過的一個決定是幫助企業延緩交納設備的進口關稅。經開區管委會主任解釋:“進口設備有13%的增值稅,千萬設備一下就要交百萬關稅,我們的供應鏈金融公司先幫忙交,之后再從補貼里把錢劃回來,拉長付款周期,減輕企業的資金壓力?!?/p>

      為了關注到每一家企業,管委會將所有的企業劃分為21個網格,每個網格由管委會的工作人員擔任“網格員”,他們要熟悉各自負責的產業鏈,并定期給企業做經濟分析?!皟瀯菔鞘裁?,難點是什么,未來要往哪個方向努力?!苯涢_區管委會主任對所有工作人員的要求是,在經開區工作,都應該懂經濟,“即使有的問題暫時沒辦法解決,企業也能感覺到我們用心了,沒有不管他?!?/p>

      在原本的優勢產業紡織服裝和冶金機械之外,經開區又將未來的發展方向定在了光儲充產業、電子信息和生命健康產業上,并積極地與上市公司洽談合作。對于千億園區的目標,經開區管委會主任很有信心,“從目前已經簽約的投資來看,2025年千億園區的目標,是可以實現的?!?/p>

      工人在加工信號燈牌,盡管新區的路燈產業建立了現代化工廠,小作坊的做工形式依然存在(南方人物周刊記者 聶陽欣/圖)

      生長的路燈廠

      高郵的另一大傳統產業是燈具產業,被稱為“路燈之鄉”,工廠大多聚集于郭集鎮、送橋鎮和天山鎮,它們如今都劃入了高郵湖西新區。在新區,大大小小的廠房隨處可見,陳國清是高郵燈具協會副秘書長,據他說,湖西新區的燈具企業目前大概有1000家左右,有固定場地,規模稍微大一點的,有大約500家,這里流行的一句口號是“全民創業”。

      數量繁多的燈具廠帶動了4萬人就業,陳國清是郭集鎮本地人,他身邊的親戚朋友都在這個行業里面,不是在廠里上班,就是自己辦廠,街面上的飯店等生活服務的小門店都是外地人在做。一個燈具廠的普通工人每年的收入能達到10萬元,本地房價卻不高,一平方米四千多,因為很多人會選擇在高郵市區或揚州買房。

      時間倒退40年,郭集是遠近聞名的貧困鄉,地處高郵湖西邊,三面環水,地勢低洼,交通非常不便,只有一條去往揚州方向的路,去高郵縣城則要坐船。那時候人們的收入都靠種田,但由于地勢低,只要下大雨,田地就會被淹?!疤镅偷袅?,就沒有糧食,溫飽都保證不了,鄰近鄉鎮的女孩子都不愿意嫁到郭集來?!标悋逭f。

      因為生存艱難,這里的人會抓住一切可能的機會。1976年,郭集公社盤塘大隊的書記姚佩山聽說有一個偷偷做鎮流器(燈具的配件)的年輕人陳景春,請他來創辦工廠,啟動資金是生產隊賣兩頭豬換來的錢,產品做出來,就用麻袋背著去找買家。

      豪緯交通的模擬展示廳(南方人物周刊記者 聶陽欣/圖)

      郭集的成功創業故事好像都帶有運氣的成分。陳景春的村辦廠得到的第一桶金來自偶然得知的消息:山東一家瀕臨倒閉的無線電廠有幾千臺待處理的鎮流器,陳景春以每臺5元的價格買入,經過檢驗和包裝后,以16元一臺的價格賣出,一共賺了三四萬元。以這筆錢作為基礎,廠里逐漸開發了燈桿、燈具、光源等其他產品。

      陳景春的廠不斷壯大,培養了一大批生產人員和銷售員。20世紀八九十年代,本地不管是農民、瓦匠還是工人,都想做銷售,諾爾照明的創始人趙金銀就是銷售員出身,“因為信息閉塞,出去的人基本上都有收獲,有可能通過一個訂單成為萬元戶?!眹衅髽I改制后,這些人成了獨立辦廠的主流。在產業高度聚集、每一個細分步驟都有專門工廠的高郵,辦廠不是一件難事。

      趙金銀2002年走出學校后開始往外跑,拿著一兩頁紙跟人推銷,“沒有很強的目的性,不知道往哪走?!彼谝还P大單也是靠運氣,隨機坐上了一輛去武漢的車,進入湖北境內后發現途經的一個縣城沒有路燈,就下車找路政局,雙方一拍即合。不到十年時間,趙金銀積攢下一筆錢,于2011年創辦了諾爾照明,又用十年時間將工廠從十幾畝地擴建成現在的100畝。

      湖西新區的室外照明燈具占全國市場的40%,燈桿占70%,大多數工廠還是生產門檻低的普通照明產品。像諾爾照明這樣規模大一些的企業,則開始升級設備,轉型做跟交通配套的“多桿合一”智慧路燈,“主要是傳統路燈價格競爭激烈,內卷嚴重?!痹谛畔⑼ㄟ_的時代,大廠在價格戰中未必有優勢。

      但人才和資金制約著高郵燈具的產業升級,“我們基本上算在農村,想招聘優秀的大學生很難,即使工資水平高,也不一定想來?!壁w金銀說,諾爾目前的智慧路燈團隊,靠的是高薪聘請和培養內部人才。豪緯交通則直接將研發團隊設在了南京江北新區,董事長郝炳和想過離開高郵,但很快打消了念頭,“產業鏈在這里,名聲在這里,只有在這里才能發展得好?!?/p>

      在湖西新區談轉型,多家企業的老板都推薦了豪緯的郝炳和?!拔沂羌夹g派,從小就生活在大家都銳意進取的氛圍里?!焙卤褪枪?,他說,“創新是很痛苦的事,研發不成功損失是很嚇人的,前兩年因為投入方向有問題,損失了上千萬。創新也不可能立竿見影,不然大家都創新了?!?/p>

      轉型的風險,讓諾爾和豪緯傾向于跟國有企業合作,但本地燈具企業沒有想過互相合作,郝炳和認為經理人制度是不切實際的,“我們這邊都是單干,大家格局沒那么好,到一定年紀,肯定是家族傳承?!?/p>

      發軔于陳景春的燈具產業,像從唯一主干中不斷分叉生長的樹,枝干繁密,卻又各自獨立。

      運河邊的歷史文化街區,這里的房子不會被拆遷,但是居民大都自行修建了農村自建房(南方人物周刊記者 聶陽欣/圖)

      如果說高郵經開區是政府與企業合力邁向規?;图s化,湖西新區則更多是小型企業依托產業鏈高度集聚,兩種發展軌跡呈現出不同的工業形態。在高郵這座自然資源不占優勢、沒有特殊政策扶持、少有外來資本進駐的縣城,兩種模式都開辟出了一條從自發生長到向外進取的富有生命力的路徑。

      在百強縣中,高郵不算是特別亮眼,但若以雙黃鴨蛋作為起點,高郵工業的歷史,就是一部普通縣城工業崛起的啟示錄。

      網友評論

      用戶名:
      你的評論:

         
      南方人物周刊 2023 第770期 總第770期
      出版時間:2023年10月23日
       
      ?2004-2022 廣東南方數媒工場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13019428號-3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中289號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南方人物周刊雜志社
      聯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體部
      久久久久久国产a免费观看,深夜爽爽动态图无遮无挡,一女被多男玩喷潮视频免费看,女人与公拘交酡在线
      <button id="nmgpu"><object id="nmgpu"><input id="nmgpu"></input></object></button>
      <th id="nmgpu"></th>

      1. <rp id="nmgpu"><object id="nmgpu"><input id="nmgpu"></input></object></rp>
      2. <th id="nmgpu"></th>
        <button id="nmgpu"><acronym id="nmgpu"><input id="nmgpu"></input></acronym></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