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nmgpu"><object id="nmgpu"><input id="nmgpu"></input></object></button>
<th id="nmgpu"></th>

    1. <rp id="nmgpu"><object id="nmgpu"><input id="nmgpu"></input></object></rp>
    2. <th id="nmgpu"></th>
      <button id="nmgpu"><acronym id="nmgpu"><input id="nmgpu"></input></acronym></button>

      七堇年:時間不多,玩了再說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南方人物周刊記者 孫凌宇 日期: 2023-10-13

      過往生活中那些存在主義困惑的迷霧,在不斷進山中消散 (本文首發于南方人物周刊)

      (受訪者提供/圖)

      一個人待著很容易,與他人長時間共享一片空氣就難逃交際。從高中時期便開始出版作品、寫到如今三十多歲仍過著類似無業生活的七堇年,面對陌生人的打聽,總是感到難為情。去理發店躺著洗頭,頭頂那端或早或晚傳來例行問詢:“干嘛的呀?”她有時回答老師,有時說是銷售,想到什么說什么,不能說真話,又沒有事先編排好的完整回答。對方一旦追問,她便無能為力,任由流水聲尷尬地嘩嘩流過。答不上來就不編了。

      記憶里最好笑的一次,來自去玩滑翔傘時遇到的同路人,對方問你干嘛的呀?七堇年用四川話回答,“做出版的?!庇捎诎l音相似,對方接著真誠發問,“那現在最好的廚板好多錢一米哦?”

      這種遭遇更加讓七堇年確信,“出版或者書這種東西就是離正常人很遠的事情,更不要說你是個作家,我會覺得跟別人說你在寫作太奇怪了?!彼种[秘間諜的態度生活在熱鬧的成都,上午寫作,下午看書,間或去健身房鍛煉,晚上回來接著看電影看書;不下廚,但要向外地朋友提下館子建議時也說不大上來。她習慣開火燙一份青菜,再從合口味的、有限的幾家里來來回回地點一份外賣。

      各地徒步(受訪者提供/圖)

      持不持家毫無所謂,“我們真的不管哦?!彼谝鈳资娇臻g外的世界。天氣好的時候獨自去飛滑翔傘,假期和隊友一起洞穴探險、攀巖。幾年前她加入了山水自然保護中心,新冠疫情期間也把自己扔到了不同的橫斷山脈。年紀越大,動物性越加強烈地在她心里生發,對自然的向往和原始渴望,成了比情感更牢固的依戀,她笑稱自己蛻化成了“兼職人類”。

      愛爾蘭女作家克萊爾·吉根(七堇年翻譯過她的一本短篇小說集《寄養》)寫過一段話,恰好非常適合拿來形容她?!皩懽魇莻€奇怪的職業,尤其在我這個年齡。她們在心里計算著我的年齡,竭力回憶我出生時發生了什么,有誰去世了。她們吃不準,但我肯定不再是個小姑娘了。我現在應該干點別的事,應該把自己拴在某個有穩定收入、有輛好車的未婚男人身上?!?/p>

      寫作對七堇年而言,并非從小規劃的夢想,不到20歲時的作品《被窩是青春的墳墓》賣了百萬冊,事情就這么突然發生了。如今想來,她倒是很想擁有體育明星的人生,在攀巖館遇到攀得不錯的小孩時,會心生妒忌,繼而懊惱,“我小時候都干嘛去了?9到12歲是最適合攀巖的,自重很輕,個子又合適,但凡有個這種愛好,那不得了!”

      她由衷羨慕費德勒那樣的人生,“退役時可能也才三十多歲,就已經完成了職業生涯的頂峰,然后你的人生其實還很長?!倍骷?,顯然難以在這個年紀陡然收場。2023年9月,她的旅行隨筆集《橫斷浪途》出版,此前三年沒有出書,期間總得面對編輯、讀者組成的社會期待。她與藝術家陳蕭伊作伴行進橫斷山脈,一路上兩人偶爾也會探討彼此工作中隱形的出版節奏,“像她們藝術家也得每年不間斷地開辦個展、或是參與群展,維護一種職業在線狀態。不然就會聽到外界的猜疑,說這個人還在干嗎?”

      攀冰(受訪者提供/圖)

      過去這種聲音會讓她慌,但后來她想通了,“創作真的不像織毛衣,一件一件這樣織下去對吧?有的人可以,但是對我來說,我確實現在越寫越慢了,修改的時間和寫的時間一樣多,《橫斷浪途》起碼改了一年,反反復復找結構?!笨陀^難度增加,主觀心理上也有一番抵擋?!斑^了35歲了,成長性變化是蠻大的了。這種創作節奏也是社會對我的一種規訓,與其說每年做一本書出來,現在更慌的是怎么趁著身體還比較好的時候能夠多體驗各種各樣的運動、生涯,其實你人越大,真的會越過越收縮。因為寫作可以做一輩子,但是你想有些戶外運動,甚至只是簡單爬個山什么的,到六七十歲時,身體跟二三十歲完全沒辦法比?!彼罾硐氲娜松鸂顟B是,“前30年壯游天下,再30年讀書,最后30年專心寫作?!?/p>

      以下是她的自述:

      命運就像雨點

      我踏上職業寫作道路比較早,也很順利地被很多讀者知道吧,但其實就跟某種品牌效應一樣,可能大家對你的印象,或者說提起這個名字能想到的還是你很多年前寫的那些東西,跟青春文學標簽相關,但不管是“80后”還是青春文學都變得多少不是那么純正面意義了。

      這幾年想開了,覺得沒什么太大不了,你也不能指望一個17歲的孩子寫出《戰爭與和平》,對吧?倒不是說我現在寫的是《戰爭與和平》,只是說對這個過程其實挺無奈的,標簽這種東西總有滯后性,你自己在成長,讀者們其實也在成長,有互相陪伴的這種感覺也就夠了。

      去年夏天我參加愛荷華大學的創意寫作計劃(IWP,International Writing Program),一落地就有兩個在那邊讀博的我的讀者,趕來活動現場非常熱情地跟我聊天,帶我去當地好吃的地方。在國內遇到讀者我覺得還蠻正常的,但沒想到在那么遠的地方(也能遇到),真的讓我很感動。

      洞穴探險(受訪者提供/圖)

      我算是因為新概念作文大賽出來(不知道現在新概念還有沒有了),當時在我們“80后”那一輩還是挺轟動的。我參加的是第六屆,高二那年(2002年),獲獎后又非常幸運地加入了郭敬明的團隊,趕上那種類型文學的一個浪潮期,所以一路走來都還是挺順的。然后也挺不禁想的。到現在都快20年了吧?15年肯定是有了,挺倦怠的。

      寫作久了之后,完全進入一種職業狀態,出書的感覺對我來說就像升了一年級再升二年級、三年級這樣一個按部就班的過程,可能已經找不到那種“啊,你看!你看這是我出的書!”的那種成就感。

      最初真的是隨意寫寫,晚自習別人在寫作業,我在寫作。這些年來也沒有長時間間斷過出版,一直保持著小說集、散文集穿插的節奏,《橫斷浪途》之前是2019年《晚風枕酒》那本,這本書主要就是給前面自己三年的一個交代。疫情三年,我覺得大家可能過得都挺不容易的,各有各的領悟吧。對我來說,最大的就是生活的正常秩序被打亂之后,你發現看起來有條不紊的東西其實蠻脆弱的,而你對此可能很無力,只能接納無常。

      由于我從小就非常喜歡自然,也很喜歡旅行,加上比較怕熱,每年夏天基本上都會去其他國家的國家公園,一路自駕、露營、爬山,完全是在大自然里。有時候和同伴一起,比如2017年去加拿大,大部分時間是獨自一人,像是去英國、新西蘭、挪威等,最近的一次是2018年去阿拉斯加。

      走過了很多地方,疫情的時候,這不都去不成了嘛。好在四川省真的太大了,而且自然資源太豐富了,以前舍近求遠,都沒有意識到家鄉的橫斷山脈地貌這么豐富,所以這三年反倒以一種收回的目光看看自己身邊,發現原來可能你連自己身邊的世界都不了解。

      川西這邊跟我們明明是共同的時空和文化背景,可能我跟一個貢嘎山村里的牧民孩子物理距離只有三四百公里,但是我們的生活太不一樣了。我住在成都,困在城市久了之后,視野是相對狹窄的,覺得人生就只能像一條運河一樣,上學、就業、成家,好像除此之外的生活都不被認可。

      但其實稍微走進山里看一下,就能體會到越南那句諺語說的,“命運就像雨點一樣,有的落在宮殿里,有的落在田野里?!笨吹侥切┳栽诘哪撩窕蛏?,他們的生活像自然的河流一樣蜿蜒著,今天該去種地就種地,該收松茸就收松茸,或是挖蟲草,至于明天什么的,根本沒有想那么多,生活是很多樣性的——不必急著像運河奔向終點,你可能發現一片汪洋,其實是一片虛無。

      可能你小時候讀薩特、讀存在主義,其實根本沒懂,但是到了現在,我覺得算是差不多活到了開始真正思考“自由是什么、活著到底是為了什么、人生到底有沒有意義”,真的能體會到這種虛無帶來的拷問的時候了。

      我認同生活是用自己的每一個選擇定義出來的,它本來就有很多豐富的可能性,但是好像你一旦在城市里面長久生活,會很容易把自己也給局限化,反正這是進山帶給我最大的一個反哺。過去我在現實生活中多多少少顯得是一個比較格格不入的人。首先我的自由職業跟很多上班族的生活可能是不一樣的(和其他自由工作的朋友聚在一起,我們從不會聊社保);再加上可能身邊同齡人都已經結婚生子,這些對我來說也很遙遠,那你自己在這么一個比較急躁的社會里,你經常會對自己的位置產生很多懷疑??傇谙?,哎呀,我接下來要干嘛呢?

      有時候早上我看見路邊穿著橘紅色工作服的清潔工、外賣騎手、低頭刷手機的上班族、背著書包睡眼朦朧地過馬路的學生,這些日常場景就像一條條軌道,如此正當而堅實;相較之下,我雖不至于成了一截脫軌的車廂,至少也有逃學般的心懷不安——當一個人選擇寫作為生,選擇自由職業,她就選了一條更窄、更難的小路。好在進山的這幾年讓我對這種按部就班產生了許多頓悟。

      第一次去登山的時候,向導跟我說登山就是一個跟自己對話的過程,實際上你爬的時候真的是很累的,什么都沒時間想,就像個走路機器人,平地走路可能背著東西都很累,更不要說海拔高的時候,一上來就很喘很累。歐洲很多高山可能才三千米,但川西這邊一個理塘縣城的海拔可能都四千米起,很容易產生高反。

      大腦一片空白,最容易想到的是“我為什么要在這兒受這個罪??!”那個過程其實談不上跟自己對話,而是一種時間感喪失了的心流體驗,完全沉浸于當下,根本不想為什么要在這兒走,也沒那么多詩意的思緒,就是想著這一步步先往前,走到今天晚上休息的地方。

      但是回過頭來看,這些過程帶給我的體驗是很豐富的。很多不用寫進日記但保留在視覺性的觀察里的快樂或者波折甚至是一些很狼狽的時刻,全在這個過程當中,回過頭來,路上的每一個片段和瞬間帶給我很豐沛的真正旅行的感受,而不是說我成功登頂了,或者說我們今天去看到了哪個景區。

      前幾年讀韓東,他說到,“剝離了目的的人生,剩下的就是一個有所作為的過程?!蔽矣X得反反復復進山帶給我的最深體會也是過程本身的細節的樂趣。每一趟我們都不是在找一個具體的景點,或者目的地。

      過往生活中那些存在主義意義上的困惑:既然活著是無意義的,存在是虛無的,每個人都是自由的但自由又是一種建構而已,你該如何作出選擇,發明出意義來。這種困惑不是禪宗那樣,一聲棒喝就能頓悟的,它本身就是一個過程,而且僅僅是一個過程,就像登山一樣,為什么那么苦、那么受罪?上去又下來,圖什么?

      后來我知道了,不是上去是為了下來,而是下來就是為了上去,而且是一再上去。有人說“人生為一件事而來”,找到這個事,把自己投進去,就夠了。登山也好,寫作也好,飛滑翔傘也好,保護森林也好……意義是不存在的,但你的一生因此被好好度過了。

      網友評論

      用戶名:
      你的評論:

         
      南方人物周刊 2023 第770期 總第770期
      出版時間:2023年10月23日
       
      ?2004-2022 廣東南方數媒工場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13019428號-3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中289號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南方人物周刊雜志社
      聯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體部
      久久久久久国产a免费观看,深夜爽爽动态图无遮无挡,一女被多男玩喷潮视频免费看,女人与公拘交酡在线
      <button id="nmgpu"><object id="nmgpu"><input id="nmgpu"></input></object></button>
      <th id="nmgpu"></th>

      1. <rp id="nmgpu"><object id="nmgpu"><input id="nmgpu"></input></object></rp>
      2. <th id="nmgpu"></th>
        <button id="nmgpu"><acronym id="nmgpu"><input id="nmgpu"></input></acronym></button>